晴初霜旦

chapter 1

私设脑洞:梦境里有对应现实中真实存在且和dreamer有亲密接触的人,在梦中出现dreamer负面情绪(如紧张,不安等)发散时,如果刚好也处于深睡眠状态,意识容易被dreamer拉入其梦境中,称为梦囚者。意识回归与否取决于dreamer。

长得丑,味道还可以

真的辛苦了

  因为昏昏沉沉发烧两天,今天早上才看到某个大大提到你,没有直说,但感觉是很不好的事发生了。搜消息搜新闻真是感到心痛啊,也觉得没办法相信,这么年轻,人也那么好,怎么会呢。看着视频里那么多你的朋友后辈去吊唁才觉得是真的啊,真的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眼泪止也止不住,心酸得厉害。虽然认识你不算久,也不算是饭。15年底因为偶然关注EXO对同公司的团体特别有兴趣,不知怎么点到了Lucifer,太震撼惊艳了,那一阵心情特别低落,深夜里戴着耳麦单曲循环,心情就好很多,那种惊艳也没有从来消散过。后来听了好多歌,都很喜欢,心想真的好厉害啊,每个成员都是。在B站有次听到五色石南叶改编的歌词真的笑到捶桌,边擦眼泪边想闪闪要是知道了RingDingDong鬼畜成这样会不会冲过来干一架。
  你看,我也不是很了解你,没有特别关注过,只听过一部分歌,看过一部分综艺,看过几次超赞的舞台现场和演唱会现场的视频,看过充满年代感的出道的视频里你和队友那么青涩的模样,心想,啊原来这么小就出道了,成长起来变化真大啊。但是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一个会对周围的人尽自己所能地好,给予最大的尊重和爱护,可能深怕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力求完美的人。这样的人应该得到很多很多爱啊。闪窝在我印象里也非常可爱温暖,是饭随爱豆吗?
  可是这样的你也要承受那样的痛苦吗?找不到多少可以倾诉的人?或是本来可以的,但你不想让自己的痛苦也让别人难过?在忍受不了的时候想要得到帮助却被人说一切归咎于自己?!
  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难道内向就是原罪吗?内心的感受难道不是环境在影响吗?一字一句地读过那段话,每个字都能读出灭顶般的窒息感和绝望。平时透过屏幕看着你们,不管那个团体,都觉得好瘦啊,怎么饭量也正常怎么就是竹竿一样呢,万一磕磕碰碰很疼呀。记忆里你的脸也瘦削的厉害,没记得看过有什么看着比较圆润的照片。你们的痛苦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深重。
  不过两年,看过不少团体离散,可看看你们,还是觉得,你看,这样深厚的缘分还是有的嘛,将来就是变成大叔老爷爷肯定你们五个还是在一起的,你们看起来相当稳定。
  现在他们都很伤心,会自责吧,因为你而痛苦,痛苦不是因为你本身,而是因为失去你,像植物一样,你们好像已经连起来长很久了。
  不管过多久认识你知道你的人都会觉得惋惜和心疼。真的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辛苦了。
  希望你离开后去的地方,音乐会成为单纯的爱好,不再成为负担,希望你可以无所顾忌地玩耍,恋爱,做你想做的事,和家人朋友谈心从白天到黑夜然后不管其他呼呼大睡,会为假期长的肉苦恼地叹气,然后继续边看电视边塞零食,平凡幸福地生活,依旧心地纯良而被世界钟爱。
 

今天下了夏目友人帐的主题,好喜欢~

要吃草莓吗?03

一个月后
  “这是第几个teaser了?”
  “第18?不对,第19,这回好像不是舞蹈的。”
  “好多啊,大公司真好啊,金钟仁跳舞也是挺厉害。”
  “泰泰,泰泰,过来要放了。”
  “来了,等等我。”
  看着teaser里的三个人大家都把更多视线放在没见过的两个身上,唔,好像感觉没有前面的那么强烈嘛,长得挺清秀挺温柔的,咦,那只萨摩耶跟前的男孩儿……
  金泰亨动手把播完的视频又点了回去,专注的看着里面基本没有特写的那个人,看完又放了一遍又一遍,跟前的哥哥亲故们笑了“泰亨你是迷上里面那只狗了?一直往回切。”“啊?哈哈,很可爱啊。”
  不是狗,是旁边那个男孩子好眼熟啊,哪里见过……一样。
  我见过他们。我见过他哎~金泰亨微张着嘴对着静止的画面。怎么办?我前段时间好像变成一只狗,然后又变回来了!嗷呜~不行,冷静,冷静一下。
  “智旻啊,我前段时间没偷懒没请假吧?一直在吧?”
  “没有啊,怎么了?感冒发烧都是上个月的事了你现在失忆了?”
  “发烧?……对啊,我发烧了,我好了?”
  “……”
  “……”
  没想凑热闹但被硬拉来的闵玧其嫌弃地看了眼同乡的傻弟弟,胳膊环在朴智旻肩上把人拉走了。
  练习完毕金泰亨赶着回宿舍借哥哥的电脑把各种视频照片都翻了个仔细,终于看到了一个月前公布的一首歌的MV,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今天teaser里和萨摩耶击掌的那个人他真的见过,在他是一只萨摩耶的时候_(:з」∠)_……
  金泰亨把电脑晾在一边想东想西。原来不是在做梦啊,MV里那首歌他虽然听到过但没注意过那个男孩儿的长相,没道理做梦能凭空梦出来。可要是真的经历过,变成了一只萨摩耶,好科幻啊妈妈我害怕(ノ ○ Д ○)ノ ,不会再变回去吧?!
  不过记得草莓真的很好吃啊~以后还有机会见到那个要出道了的人吗,叫……伯贤?

时间走过一年多
  叫伯贤的男孩子出道一年了,金泰亨经历千辛万苦终于也出道了。一段时间后粉丝们突然发现两个人乍一看有点相像的地方,当然细看就很不一样了。朝夕相处的防弹成员们早就看习惯了,听这么一说又细细看了金泰亨一番,然后得出结论:
  “还是那个熊孩子。”
  “帕布。”
  “小屁孩。”
  “没什么不一样。”
  “三岁不能再多了。”
  “傻到家……也是哥。”
  结束。
  某一天话题里的两个人终于真正见面了。出于好奇两个人对上了视线。金泰亨一脸单纯地看着这位前辈,看着对方原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泛起笑意,整个人看着很柔和。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脱口一句:“前辈,你要吃草莓吗?”

要吃草莓吗?02

Bighit练习生宿舍
  朴智旻把昏昏沉沉睡在床铺上的人脑门上融化的冰袋取下来,拿裹冰袋的毛巾擦了擦他有些干裂的嘴唇,听见对方声音喑哑地嘟囔着梦话:“草莓……好甜啊……”无语极了“……就知道吃,这么冷的天傻瓜才不知道不能冲凉水澡。”叹了口气努力把傻瓜亲故扶起来“泰泰,泰泰,吃药了,吃了再睡……”拿过一旁的药片和水喂给人事不知的男孩,安顿他躺好才向厨房蹭过去,帮正做饭的哥哥递过盘子,“哥,泰泰烧得说胡话呢,说要吃草莓。”“草莓?等他好了买一点回来好了。”“现在草莓好贵的……”“噗,用不着你操心,去叫大家吃饭。”
第二天清早,不小心蹬开被子的朴智旻被冻醒了,清醒了想起生病的亲故忙起身去看,结果一扭身便看见那人一脸懵拥着被子放空,吃了一吓小声说:“泰泰你醒了,烧不烧了?再披个衣服呀发什么呆。”把外套披给他,试了试额头温度舒了口气,才见他像是醒过神来了,懵懵地和他说:“智旻呐,我做梦梦见自己变成狗狗了,有个超可爱的男孩子喂草莓给我吃……”“然后呢?”“然后……他好像走了,再然后我就醒了。”“哦,你是想家里的狗想吃草莓了吧,哥说等你好了给你买,你再睡会儿?”“好啊,好渴想喝水……”

要吃草莓吗?01

@甜咸奶盖 大大,看了你的文看到狐狸泰被以为是萨摩耶脑洞关不住,希望你能喜欢~笔芯

脑洞  伯贤&泰亨  萨摩耶  草莓  魂穿  一见如故~~

  EXO正在拍出道teaser,因此工作人员做了精心的准备,专门找来了一只毛发纯白性情温顺的萨摩耶,效果非常好,最有力的证明就是那几个连日长时间练习工作的男孩子眼睛都亮了,脸上的疲惫也看着减轻几许。听说要跟狗狗演对手戏的伯贤笑得嘴咧成了四方形,葱白纤细的手试探地摸了摸萨摩耶毛茸茸的头,感受着狗狗主动蹭了蹭掌心的美好触感,高兴得很。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蹲在狗狗跟前同它击掌的时候,虽然拍摄的机器就在近前,伯贤还是觉得心软的快化了。拍的太快也不都是好处,刚刚和狗狗亲近的伯贤一脸舍不得,抱着狗狗不想起身。钟大笑得一脸无奈把他轻轻拉起来,“伯贤我们走吧,难得这么顺利,回去练习完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伯贤不太情愿得起身,小声嘟囔着:“我还想跟小白呆一会儿呢。”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嘴唇微微撅起,清澈的下垂眼看起来无辜的很,神情和白白软软的萨摩耶别无二致。正好走近的艺兴失笑道:“这才多久你就起了个名儿?人家肯定已经有名字了。”“……我不管,我就叫他小白。”
  看着经纪人哥哥已经在叫他们准备离开去开车了,伯贤有点着急地翻着衣袋和背包,想给狗狗留点什么作礼物,翻了半天只找到几个饭点舍不得吃留下来的草莓,一脸犹豫红着脸地看着一边噙着笑看着他们的萨摩耶主人问:“它能吃草莓吗?新鲜的……”对方笑起来“吃的吃的,很喜欢草莓。”
  伯贤听着开开心心把草莓慢慢喂给看到草莓飞快站起来的狗狗,因为沾了点果汁手心还被舔了两下,痒得咯咯笑得不行。队友们招呼他要走了,又和它来了个highfive,清亮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小白再见,下一次要认得我哦,我叫伯贤。”